退耕还林还草,“还”来绿意盎然美丽四川

www.am8com-欢迎访问 /2019-10-16来源:退耕办
【字体: 打印本页

  www.am8com-欢迎访问10月16日讯  今年,是四川试点退耕还林还草第20年。作为四川最大的生态建设工程之一,退耕还林还草行动,加速了四川筑牢长江、黄河上游生态屏障的步伐,也成为农村农业转型发展的突破口之一。

安岳县退耕还林种下的柠檬

    梳理成效,汲取经验,继续推动退耕还林还草,充分发挥其筑生态屏障、促农增收的功能,也是四川绿色发展的题中之义。

    那么,20年来,四川退耕还林还草过程,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探索?

    时间拨回到1998年的夏天,长江的惊涛骇浪中,人们发现:四川,居然是母亲河干流的主要泥沙输入地。

    研究发现,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四川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高强度垦殖。伴随着耕地上坡,四川的水土涵养能力开始下滑。摊开地图,一个事实毋庸置疑:四川是长江黄河上游重要水源涵养地,生态变动对下游兄弟省市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尤其是,在盆周山区等地,“垦荒——土地退化——垦荒”的恶性循环已经形成。

    恶化的不只是生态。调查显示,到上世纪90年代末期,全省坡耕地产粮能力仅为全省平均值的一半。持续低下的坡耕地产出,也让四川生态脆弱区与贫困高发区高度重合。是继续向荒山开垦,加剧生态和经济层面的循环,还是以退为进,闯出一条既能增收又能扭转生态恶化局面的新路子?

    1999年,四川率先决定:启动退耕还林还草试点,对坡耕地生态恶化态势进行“釜底抽薪”,探索乡村转型发展新路子。

    这年秋天,一声令下,从川北到川南,从川西到川东,全省120个县(市)共计300万亩坡耕地同时停止耕作。同时,利用秋冬有利时机,开展陡坡耕地退耕绿化。

    作为先行者,四川毫无经验可循;作为探路者,四川的试点关乎国家战略。

    勇于担责,敢为人先。两年多时间,四川坚持边实施、边总结。期间,健全管理制度,创新推进机制,强化监督考核,持续推动退耕还林还草走上规模化、法制化、规范化道路。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四川专门成立退耕还林工程领导小组,在全国率先建立“政府负总责、部门分头抓”的工作机制,实行目标、任务、粮食、资金、责任“五到”市(州)。

    试点结束后,按照中央部署,四川以更大力度、更大范围、更高层次布局退耕还林还草,为巴山蜀水“补妆”。

    更大力度——作为全国重点实施省份,四川一手抓成果巩固,一手抓退耕造林,配套实施封山育林、荒山造林等。期间,仅落实中央和省财政投入资金就达558.66亿元,惠及2323.6万农业人口。目前,退耕还林还草已成四川投入资金最多、建设规模最大、群众参与度最高的重大生态工程。

    更大范围——至今,先后启动两轮退耕还林还草近4000万亩,面积位居全国第三,涉及21个市州178个县(市、区)。2014年底,中央决定启动全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20年来,退耕还林工程造林面积超过同期全省造林总面积的三分之一。

    更高层次——退耕还林还草,从来就不是一个孤立的行动,必须配套好产业发展、生态移民、能源替代、就业培训等系统措施,才能确保农民“退得下、稳得住、能致富”,进而达到退耕成果“不反弹”。从一开始,四川在植树种草、管护生态资源之余,就把解决退耕户增收、就业和能源等问题纳入工程实施范畴,着力配套对应方案。

    重点之一,就是突破政策瓶颈,将贫困地区纳入重点实施区域,同时盘活工程资源存量,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大力发展后续产业,推动退耕还林还草转型升级。

    层面不止于此,改革也未止步。在任务分解下达的同时,四川明确:退不退耕,还什么林,种什么树、栽什么草,必须充分尊重农民意愿。标志性事件之一,就是2014年底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时,四川明确还林地不再设置经济林和公益林比例、允许退耕地流转等。换言之,农户可自行决定“谁来种树,种什么树”。

    前不久,四川省www.am8com发布退耕还林还草20年统计数据,一个结论就是:20年退耕,“退”出四川生态新格局,“退”出四川农村新天地。

    看生态转变,20年来,借助退耕,四川长期超负荷运行的生态系统得到休养生息,林草植被显著增加。统计表明,仅退耕还林,就让四川森林覆盖增加4个百分点以上。

    而两轮退耕之后,四川水土流失大为改善,水源涵养能力不断攀升。去年,全省退耕还林可涵养水源58.25亿立方米。对比1998年,去年四川流入长江干流泥沙含量减少46%。

    看农村新貌。在部分农村,退耕还林还草被誉为民心工程,根本原因在于实现了“山上长叶子,农户得票子”。

    而从全面落实各项补助政策开始,四川不断以退耕还林还草为契机,持续探索农民增收新路径。迄今为止,全省退耕户户均获得补贴6700元,同时让237万贫困人口摘掉“穷帽子”。2014年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以来,我省坚持80%的计划向贫困县和贫困人口倾斜。迄今,累计覆盖74个贫困县2804个贫困村,已让26.92万贫困人口“摘帽”。

    补贴之外,涉林新产业、新业态蓬勃发展。依托退耕还林,全省建成涉林涉草产业园区约3000万亩。以此为基础,全省累计培育退耕业主(大户)1万余个、退耕专合组织600余个,助力打造朝天核桃等特色优势产业和有影响的区域品牌20余个,生态旅游新业态顺势而兴。

    看得见的除了“叶子”和“票子”,还有看不见的社会效益。随着退耕还林的启动,退耕农户耕种习惯和生产方式显著改变。退耕还林还草工程,已经成为生态文化的“宣传员”和生态意识的“播种机”。

    一组数据很能说明问题。退耕还林还草20年来,四川破坏生态资源的案件逐年递减,保护森林草原等已成农村新风尚和社会共识。也因此,退耕还林还草,同时“退”出了农民生态环保新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