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秦岭大熊猫相守10年”

www.am8com-欢迎访问 /2019-10-30来源:陕西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我与秦岭大熊猫相守10年”

——记陕西省林业科学院秦岭大熊猫繁育研究中心科研人员沈洁娜

10月18日,沈洁娜怀抱着两只大熊猫幼仔在室外晒太阳 记者 赵晨摄

 
  10月18日中午,在陕西省林业科学院秦岭大熊猫繁育研究中心,科研人员沈洁娜将怀中的两只大熊猫幼仔轻轻地放到户外的场地上,她清亮的眸子中写满了慈爱。和煦的阳光、憨态十足的“萌宝”与身着蓝色工作服的沈洁娜相映成趣,构成了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动人图景。
  2009年,沈洁娜从西北大学生物科学专业一毕业,就凭借过硬的专业素养、良好的英语口语表达能力,从筛选严格的面试中杀出重围,进入陕西省林业科学院秦岭大熊猫繁育研究中心从事大熊猫饲养工作。
  “同一批招进来3个人,如今只剩下我1个了。”提及往事,沈洁娜唏嘘不已,“当时每月工资只有1000元左右,由于待遇低,一些聘用的大学生选择离开,而我在这里一干就是10年。”
  “曾经动过离开的念头吗?”
  “也动过。”沈洁娜坦然答道,“但留下来还是因为舍不得大熊猫。”
  在攀谈中记者得知,沈洁娜一开始就是冲着大熊猫来研究中心工作的。2009年,研究中心成功繁育出3只大熊猫,沈洁娜开始进入产房接触大熊猫育幼工作。能够亲眼看见大熊猫宝宝的出生,看着它们一天天长大,让喜欢大熊猫的沈洁娜激动不已,打心底里愿意从事这个工作。
  在研究中心,与大熊猫打交道的岗位相对辛苦,家里人劝沈洁娜调到工作轻松一些的组,但沈洁娜不肯,“如果去其他组,那我就不干了!”
  让沈洁娜至今仍记忆深刻的是:2014年12月,研究中心突发犬瘟热疫情。其他大熊猫都被安全转移,沈洁娜和一对疑似患有犬瘟热的大熊猫母女被隔离在研究中心西区大熊猫馆,与外界隔绝。
  “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液的味道,地上到处都是白色的生石灰。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我和两只大熊猫相依为命。”每天除了正常饲喂外,沈洁娜做得最多的工作就是给圈舍消毒、为大熊猫量体温、更换防护服。那时,沈洁娜的孩子只有两岁,她全然顾不上。每当想念孩子时,她只能抱抱大熊猫幼仔,将满肚子的牵挂与思念寄托在大熊猫幼仔身上。
  当时大熊猫幼仔仅有3个月大。沈洁娜也是第一次单独育幼,但她不断摸索,最终大熊猫母女平安躲过犬瘟热疫情。
  2017年,沈洁娜被调到实验室从事大熊猫生殖激素检测。随着大熊猫人工繁殖、育幼等技术的突破,大熊猫最佳配种时间的判断仍然是制约大熊猫繁殖的最大瓶颈,大熊猫生殖激素监测专用试剂和检测方法一直受制于人。
  “不能一直看别人‘脸色’,一定要搞出自己的一套检测方法!”沈洁娜临危受命,与有关科研院所和公司联系试剂、软件。虽然对方消息断断续续,但经过艰难的联系与协调,试剂盒中的关键抗体、检测软件等一系列问题最终得到解决。然而,抗体稀释和试剂盒组装才是整个过程中最关键的一步。沈洁娜加班加点,全身心地投入到大熊猫生殖激素试剂盒组装研发中。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没有打垮倔强的沈洁娜,反而使她越挫越勇。查大量资料、向老师求教、不断调整实验方案……办法想遍了,用尽了,试剂盒终于在2017年年底顺利完成组装。自此,秦岭大熊猫繁育研究中心掌握了大熊猫生殖激素检测的核心技术,打破了该领域的技术垄断。
  在大熊猫繁殖季节,为了不错过最佳受孕时间,工作人员要在大熊猫发情高峰期每隔两三个小时检测一次它的尿样。沈洁娜和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往往需要连续一两周昼夜不间断地监测,才能为大熊猫找准最佳配对时机。配种结束后,还要继续检测大熊猫激素变化水平,直到成功产仔或激素回落至正常状态。“现在我们已经能够成功判断大熊猫最佳配种时间以及计算出大熊猫预产期。”沈洁娜笑着说。
  沈洁娜把人生最美好的10年献给了她所热爱的大熊猫事业,而她的家人也由最初的反对变为理解和支持,“现在,每当他们从电视上看到有关陕西大熊猫的新闻报道时,就要给我打电话,语气中充满了自豪。”
  令人遗憾的是,工作10年来,沈洁娜的身份仍然是一名“临时工”。“我与秦岭大熊猫相守10年,我不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在最美好的年华能与大熊猫相遇并一起度过是我的荣幸!”沈洁娜出神地望着两只大熊猫幼仔说道。如今,她依然坚持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争取为秦岭大熊猫做更多有益的事情。(记者 王罡 赵杨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