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红豆杉变成大凉山的“摇钱树”

www.am8com-欢迎访问 /2019-08-01来源:​四川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伐木人变造林人,35年造林13.8万亩,走出一条青山变金山的路
让红豆杉变成大凉山的“摇钱树”

6月28日,无人机航拍的开元乡古鸠莫村红豆杉种植基地
  

红豆杉结出了果实
  

6月28日,胡孝怡在种植基地查看红豆杉长势

 
  红豆杉是植物中的大熊猫,国家一级珍稀保护植物。然而,6月28日,当记者来到凉山州西昌市开元乡古鸠莫村一组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满山坡的红豆杉郁郁葱葱。
  面对这片付出无数心血、一人高的红豆杉林子,满头白发的胡孝怡眼神温柔。他轻抚着枝条,仿佛爱抚着自己未成年的孙子。
  “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要把红豆杉的种植事业在凉山贫困地区推广开来,让这绿水青山变成脱贫攻坚的金山银山。”
  他不是在夸海口,近年来,通过种植红豆杉林,提取紫杉醇,他眼前这片红豆杉林一年的产值超过2000万元。
  “35年造林138000亩,我拿到了全国绿化造林标兵,还因此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说起造林,胡孝怡眼神放光。
  当年从伐木事业中退出来的胡孝怡带领林农,建立西昌市林农果试验场,作为省、州林业科学技术的试验示范基地,多次承担了林业科技的试验项目工程。同时一个想法也在他脑海萦绕:如何让造林在产生生态价值的同时,也有经济价值,不让村民守着青山受穷,而是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
  贫困的凉山彝区,大部分都处在高山和高二半山,而红豆杉的适生环境,恰恰就是在海拔2000米至3500米。海拔2200米的古鸠莫村基地,正是适种的成功范例。
  作为凉山生态产业扶贫好项目,胡孝怡采用“公司+基地+农户”的运行模式,在海拔2000米以上的开元乡引进种植曼地亚红豆杉、西藏红豆杉和南方红豆杉,按照“规模化、标准化、产业化”方向发展红豆杉种植园区,形成了从种植、研发、加工到销售的一体化产业链,目前已种植红豆杉2853亩。园区内还建有红豆杉加工厂,提取紫杉醇浸膏和紫杉酚药用产品。
  他还采取“公司+农户”经营模式在冕宁县大桥镇种植780亩,计划在凉山其余县市发展,三年内种植规模达到3万亩。
  说起胡孝怡的红豆杉种植,冕宁县大桥镇的沙文忠竖起大拇指,他是胡孝怡在冕宁县红豆杉种植的联系人和推广人。
  “大桥镇的大桥水库是饮用水水源地,西昌、攀枝花都会引这里的水作为饮用水,所以这里的保护尤为重要。”沙文忠说,种植红豆杉不仅绿化荒山,还净化了空气、保持了水土、保护了饮用水水源地,关键还给当地的彝族群众带来了不菲的收入。
  据沙文忠介绍,目前,大桥镇130多户农户在自己的自留山或田间地头,利用胡孝怡提供的种苗,种植红豆杉780亩,只要成活了,不需要过多管护。“该打工出去打工,该做农活去做农活,到时候只管修枝卖钱就行了。”根据种植面积的多少,这些种杉的村民收入从五六千到二三万不等,这780亩红豆杉林,种杉的村民仅仅靠修枝卖钱,年收入就超过百万元。沙文忠说,“下一步,如果继续扩大规模,再搞一些养鸡这样的林下经济,村民的收入还会上一个台阶。”
  6月28日,凉山州决策咨询委员会和凉山州县域经济学会的专家学者考察了开元乡古鸠莫村的红豆杉种植基地,认为红豆杉是推进“1+x”生态产业扶贫的好选择,是实现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多赢得好路径。红豆杉果酒、红豆杉生活用具、红豆杉衍生物等一系列绿色生态产品,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凉山州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凉山州县域经济学会会长邱宝奎说:“建议有关部门在做林业发展规划时,可将红豆杉产业列入发展规划,作为扶贫产业在凉山高二半山区进行推广。”
相关链接
  红豆杉又称紫杉,也称赤柏松,国家一级珍稀保护树种,是第四纪冰川遗留下来的古老树种,在地球上已有250万年的历史。
  如果红豆杉实现了大规模成片种植,能成为扶贫的好树种。因为红豆杉浑身是宝,可提取紫杉酚用作抗白血病及肿瘤治疗,提取枝内紫杉碱、果内紫杉用作通经、利尿、抑制糖尿病及心脏病治疗。而紫杉醇、紫杉酚是新型的抗癌药物。(记者 王云)